页面载入中...

非遗中国:藏族格萨尔彩绘石刻

admin 亚洲综合精品第一页 2020-02-09 858 0

7. 我想每个人心灵当中都有那种纯洁的闪闪发光的东西,如果将来我要写一定要用莫扎特的方式写,所以这是我留下的意义。当然我不可能用音乐,莫扎特用的是音符,我要用最纯粹的文字,最善意的,最美丽的文字来写。

8.作家需要创新,包括形式创新。但不是为创新而创新,是只有用某种特殊形式,才能把故事中潜藏的、需要挖掘的因素彰显出来。

9.商业化一定是不那么审美和有力量的?这理解很狭隘。人有高尚的需求,也有不那么高尚的喜好,把商业化限定在一个层面是浅薄的。

10.写作的蓄力就像中国古典文人说的气。气不够,是因为蓄积的时间不够。如果水库蓄水,两米深的水刚打开闸门不久水没了,写不下去了。但如果装到200米怎么样,可能一开闸门这水一泻千里,长篇小说采用的方式肯定是要蓄积时间很长。

11.古代文人会跟自然界当中突然达成一种物我两忘的景象,物我两契,这个时候自然之美当中也融汇了情感之美,两者相容相映。

12. 我们抱有对死亡内心的想象,其实是对我们自己的巨大的安慰,死亡就不显得那么残酷,变得可以接受。这样的一种上升也让我们活着的人可以想一想我们生命意义,不要埋没生命中的美好。

admin
非遗中国:藏族格萨尔彩绘石刻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