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话剧《八百里高寒》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

admin 亚洲综合精品第一页 2020-02-16 117 0

  “无情未必真豪杰”,黄旭华不可能没有儿女情长,不可能不想回家看望父亲,不可能不想陪伴母亲,只是国家使命让他忍痛做了取舍,正如他动情地说:“誓干惊天动地事,甘做隐姓埋名人。我和我的同事们,此生属于祖国,此生无怨无悔。”

  曾庆存也是如此。他从苏联留学回国,写诗抒怀:“温室栽培二十年,雄心初立志驱前。男儿若个真英俊,攀上珠峰踏北边。”曾庆存解释,父母和国家让我读了20年书,我要为国家服务,攀上科学技术的高峰。

  当时,我国的气象科学较为落后,一方面人才短缺,另一方面气象事业的发展远远不适应社会发展。曾庆存回忆,“1954年河南的晚霜,正好(是)麦子要抽穗的时候,一晚上死了40%。你可以想象,我是农民(出身),听到这个,那真是非常惊心动魄。”

  文中开头引用了贺知章的《回乡偶书二首·其一》,并标以读音:

  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(shuāi)。”

  “远上寒山石径斜(xié),白云生处有人家。”

admin
话剧《八百里高寒》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